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垂死生命的復活

 

最近林奕含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心裡想買本「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來看,卻買不到。她的不幸新聞引起民眾及專業人員熱烈的討論。這樣的討論有其意義,但在臨床上也發現,不少人的情緒似乎會受到影響。
 

看看窗外吧!
 
順著陽光,找到窗外炙熱的太陽,它似乎正在宣告夏天即將來臨,想到張秀亞的散文:「儘管我由日曆知道:春天早就該來了,但我不知道春在那裡。」(註一)
 
目光注視陽光之際,瞄到了窗台上一顆最近「枯死」的金桔樹。農曆年時,原本期待她這個時候可以結成整棵滿滿的金桔,然後可以跟去年一樣隨時享用有機金桔檸檬汁,可惜的是,最近疏於照料,約三週前竟然發現整株乾枯了,當時看到這株跟我一起生活七年以上的樹,彷彿就像現在看到林奕含的新聞一樣:總是希望這不是真的。
 
於是經常澆水,好像在幫她做CPR (註二),即使沒有一點生命跡象。含笑花也整個枯了,似乎是含淚而亡。這是一個系統性回題!要減少生命的消逝,誓必找出根本的問題,針對根本的問題想出解決方案。我檢查了整個陽台的植物,很多植物都一副槁木死灰的樣子,嗯,原來的自動澆水系統壞了,而我太忙,沒有辦法每天「自動」澆水,甚至一個星期以上都忘了澆。想著想著,不如化成實際行動,上週去買了新的自動澆水系統。於是,我的植物朋友們又可以每天喝到新鮮的水分了!
 
皇天不負苦心人,金桔樹冒出綠葉了,她活了,她復活了!這好像是我在辛苦做完CPR後,把病人救活的倖存喜悅 – 一種帶著淚水的喜悅。
 
我,終於發現春在那裡了!

 
註一:張秀亞,北窗下。
註二:CPR是心肺復甦術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失眠的新觀念與臨床經驗(一)


 
不管是在醫學中心或在診所看診,失眠常常是許多精神科門診病人的主訴之一,失眠雖然不是那種會立即對身體造成嚴重威脅的狀況,甚至也不是那裡會疼痛的毛病,但從病人的感受上來看,睡不著而困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時候,簡直像是躺在油鍋上,片刻不得安寧。猶記得以前當住院醫師的時候,儘管要處理病房內各式病人的各種病況,當時不論情況有多辛苦或多難,最後總是能搞定而心裡鬆了一口氣,唯一令人遺憾的事是,半夜被護士叫醒,說某床的病人睡不著要怎麼辦,然後拖著疲憊的身體起床離開值班室,把病人的問題處理完讓病人能夠入睡後,剩下的就要面對自己漫漫長夜的失眠了!

雖然失眠的症狀看起來似乎很單純 不是睡不著就是睡不好,但每個人的描述、感受與期待卻大不相同,常見的狀況是:
個案一:「醫師,我最近都睡不著,我很忙,能不能趕快幫我開藥,讓我能夠睡覺就好,明天還要應付一大堆的工作。」

而有的人狀況完全不同:
個案二:「我跟我先生失和半年多了,這半年來常常失眠,但我不想吃安眠藥,怕會上癮,對身體不好,直到這二個星期幾乎天天睡不好,早上不想起床、不想上班,常頭暈、頭痛、疲倦、吃不下飯,醫師,我該怎麼辦?」
 

我們常講的一句名言:「醫學上最確定的是醫學充滿了不確定性。」譬如簡單的感冒發生在老人或小孩,如果沒好好處理可能衍生成肺炎,有生命危險。同樣的,失眠也是不可輕忽。大多數人都經歷過在重要考試前或工作的截止日前,輾轉難眠的經驗,的確像這種遇到壓力而產生的偶發性失眠,大部份的人在壓力過後就自然恢復,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但像上述的個案一只要吃助眠藥就沒問題了嗎?而如個案二恐怕不單純是失眠而已,即使吃助眠藥恐怕也難以痊癒;如果未加以治療,可能會併發身體或其它精神疾病。
 

在工業化國家,慢性失眠症約佔人口的百分之五到十,而短期失眠的人口約佔3050%,至於有身心疾病或高齡者其比例就更高了。如果失眠未治療,每週至少有三個晚上難以睡眠,且持續超過三個月以上,就是所謂慢性失眠症或持續型失眠。
 

慢性失眠對於一個人的正常功能、健康及生活品質都有很大的影響,譬如容易上班遲到或缺席、打瞌睡、發生職災或交通事故,增加精神疾病的罹患或復發(如憂鬱症或酒癮),也會增加身體疾病的疼痛及產生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如高血壓)。 因此雖然個案二不想吃助眠藥以避免藥物依頼,但長期失眠的結果,其後遺症恐怕不比藥物依頼來得小。
總結來說,失眠似乎是一種對很多人來說是大問題的小問題,但其原因有時並不單純,其治療也不僅僅是要不要吃助眠藥而已,服用過多助眠藥或沒有治療而造成慢性失眠一樣都會損害身心健康。本篇文章主要在提醒大家正視睡眠的問題,畢竟一覺好眠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下一篇我將介紹失眠的各種原因,希望大家今晚有個好眠!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我害怕過年怎麼辦-面對可怕的社交焦慮情境



    農曆春節很快就要到了,所以最近又開始聽到一些個案談到他們即將面對的過年壓力。三年前筆者寫了一篇「健康的年假與收假」的文章,有興趣的謮者可以參考一下,以了解過年假期常遇到的壓力、如何用健康的方式來因應年假壓力、以及如何預防「收假症候群」。今年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如何面對過年期間可怕的社交焦慮情境。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害怕過年,很多小孩喜歡過年,記得小時候最喜歡過年的原因是可以買玩具、可以吃很多好吃的食物、有大大的紅包可以拿、可以到親戚家(當然一部份也是為了拿紅包)或到旅遊勝地去參觀玩耍等等;很多老人家也很喜歡過年,尤其在現代繁忙的社會,成年的孩子忙於事業,平常不一定有空見面,過年是難得所有孩子都會回家的日子,如果有孫子的話,還能含飴弄孫重溫天倫之樂,十分熱鬧!

        那麼是那些人害怕過年呢?有些人是害怕過年期間要遇到的諸多事情,而有些人是特別害怕遇到眾多的親戚朋友,請參考一下「健康的年假與收假的詳細說明,這裡要聚焦在「人」的部份,也就是社交焦慮,包括有社交焦慮特質的人或有社交焦慮症的人。關於社交焦慮症,可以參考「我只是害羞?還是社交焦慮症」或「宅男宅女症候群:與社交焦慮症共處」。至於有社交焦慮特質的人包括對於暴露在社交情境(例如與人互動)時會感到輕微的恐懼或焦慮的人,但還是勉強可以完成該做的事,或者僅輕微地想躲避社交互動;有些人有逃避型人格,因此有社交焦慮的傾向;另外,最近半年,筆者看到不少因其它困擾併發的社交焦慮,例如因憂鬱症不敢出門,因恐慌症而害怕某些社交情境,或因為婆媳相處等問題而害怕過年等情形。

案例一

        甲先生已是適婚年齡,擁有穩定的工作,但因為害怕跟異性講話,一直沒有真正的女友,親友有機會就會很熱心地幫他介紹女孩子認識,但因為害怕,他儘量躲避相親,可是真正令他害怕的是過年,因為所有的親戚聚在一起總是會問起是否有女友的話題,讓他非常尷尬,也會自責沒有達成長輩的期待;如果回答沒有女友,一堆人就會開始想到有那些女孩不錯,可以介紹給他,而這是他更害怕的事,因為相親時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會擔心對方給他負面的評價,因此更緊張到講不出話來。
 

案例二

        乙太太結婚了好幾年,因為工作的關係沒有跟公婆住一起,但過年的時候就非得跟先生回去一起住。她非常害怕跟公婆講話,總覺得他們會覺得她做得不好或沒盡到媳婦該伴演的角色,他會儘量躲避他們而去忙一些其它的事。回去期間會遇到許多不熟的親戚,也會擔心這些親戚會七嘴八舌在背後批評她。她問我說是否可以不要回去過年?

這麼害怕過年該怎麼辦呢?

        筆者在「健康的年假與」的文章中有建議一些做好休假的壓力管理的方法,請讀者參考練習,在此我們談一些如何去面對及調整自己的想法的方法。

        首先,我們可以問一下自己,會害怕一些過年情境是否因為過去曾經遇到一些不舒服的經驗而變成每年不斷出現的「習慣性害怕」,因為這個習慣性害怕讓自己一想到過年就「反射性」地焦慮了起來,能夠「辨識」這個習慣性害怕是面對過年焦慮的第一歩,如果一如往常的「自動地接受」這個習慣,只會讓這個害怕在你的心裡逐漸茁壯,變本加厲。
 

        能夠辨識這個習慣性害怕本身往往就可能讓自己對過年比較不敏感,這時除了做一些放鬆練習(如腹式呼吸)外,可以問一下自己這個習慣性害怕是否合理?譬如案例一的甲先生面對親友詢問是否有女友而心理自責沒有達成長輩的期待,這個想法合理嗎?長輩詢問的目的是在指責自己嗎?自己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嗎?自己是否忘了其實每次都還是有回覆長輩的詢問,自己是否是沒有必要地在否定自己曾經說過一些話?案例二乙太太是否過度地認為自己「應該」要如何如何才是好媳婦?是否這個想法本身讓自己壓力太大,以致於一遇到一點事就自動把自己歸為「不稱職的媳婦」,而這個想法又會讓自己躲避公婆而更加害怕他們。

        如果能夠面對這些習慣性害怕或找出裡面的自動化想法,下一歩就可以試著去想看看這些想法是否合理,而具體的方法就是自問是否有足夠的證據證實這些想法,如果沒有,那麼就有足夠的理由告訴自己沒有必要這樣去想。譬如案例一的甲先生可以問自己是否有證據證明長輩詢問的目的是在指責自己嗎?長輩詢問的目的除了指責自己外是否有其它的可能性?也許長輩是基於關心,也許是想找話題跟自己聊天,也許是因為長輩年輕的時候也被這樣問,以致於學到了當長輩時也要這樣問下一輩。又如案例二乙太太是否有證據證明公婆認為好媳婦應該要如何如何?是否有做一點不盡人意的事就表示自己不是好媳婦嗎?人只有分好媳婦跟壞媳婦二種嗎?或者人只有分好人跟壞人二種嗎?還是大部份的人都是介在二者中間,沒有所謂的全好的媳婦或全壞的媳婦?
 

        如果沒有足夠的證據證實這些所謂的自動化想法,我們就可以告訴自己沒有理由要去這樣想,那麼不如換個角度來想。譬如案例一的甲先生可以告訴自己長輩的詢問目的並不是要責備自己,自己即使簡單地回應一下,也從來沒有真的被指責過。又如案例二乙太太可以告訴自己趁回家之際做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事就夠了,即使公婆有講一點東西也許只是他們的習慣,並不一定是要全然否定自己。用一個合理的想法來取代負面的自動化想法,您覺得心情是否會好些呢?也許因此就比較不會害怕回公婆家去過年了!

        除了想法之外,焦慮本身往往會伴隨臉紅、發抖、冒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講話結巴等情形,這些焦慮症狀常常會讓人更加否定自己,覺得別人一定會認為自己很沒用,而這個想法本身只會讓焦慮症狀更加嚴重,變成腦筋一片空白。感覺到這些焦慮症狀時,倒不如試著接受自己會有些緊張,而有這些緊張並不表示自己沒有用。其實平時就可以做放鬆練習,例如腹式呼吸,將有助於降低這些焦慮的生理症狀。

        經過這些練習,是否感覺到過年變地比較不可怕了?如果是,那就恭喜您已掌握到其中的要訣。但有時,要改變一個經年累月養成的焦慮害怕習慣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發現自己還是很難調整改變,可以試著鼓起勇氣尋求專業人員的協助,提早克服焦慮害怕,不僅可以讓過年變得快樂而輕鬆,也有利於面對生活中其他的社交情境。
 

最後,祝大家有個愉快而健康的年假!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參加國際老年精神醫學會亞洲會議心得

        今天是第二天參加2016 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 Association Asian Regional Meeting(國際老年精神醫學會亞洲會議,為期三天),今天報告的時候有幸剛好是以前台北榮總的老師黃正平主任主持,報告的題目是「預測精神科老年長照男性病人的自然死亡」(註一)。
        這個分析的資料來源來自之前跟榮總玉里分院鄭淦元主任合作的研究,該研究發現精神科老年長照男性病人的自然死亡率比一般老年人口高1.35倍,因此如何減少這個巨大的落差是很重要的。由於之前我們曾用類神經網路(註二)clozapine (可致律)的藥效,這次我們也嘗試用病人死亡前一年的資料以類神經網路來進行學習,並檢驗其預測一年後死亡的能力,結果我們發現最佳的類神經網路模型可達到84.4%的準確度,而影響最大的預測因子依序為:腦血管疾病、臥床或坐輪椅、同時罹患慢性身體疾病的數目、BMI(身體質量指數,註三)過低。因此在照顧這些病人時可以著重於這些因素來做預防或積極治療。
        昨天蔡總統跟衛福部林部長都有來與會。他們都強調台灣是全世界人口老化最快的國家, 2018年將進入高齡國家(老年人口>14%),2025年將進入超高齡國家(老年人口>20%)!表示政府也重視這個巨大衝擊的來臨。這裡舉出幾個國內外學者專家於會中提出的重點給大家參考,特別是如何成功地老化:
1.      運動很重要!可增大腦中的海馬迴並增進記憶力
2.      保持開放的態度,日本有這樣個性的人瑞比較容易成為百年人瑞
3.      保持正向的態度,並避免憂鬱,葡萄牙的百年人瑞通常對自我及生活採取正向的態度
4.      維持精神健康有頼於健康的身體及心理狀態、良好的人際關係、及社會與環境的健康,澳洲的Brodaty教授特別強調最後一項,包括休閒、有意義的生活及活動、友善的老人環境、健康照護的可近性、工作機會、居住、交通及心靈層面等。

註一:自然死亡相對於意外死亡

註二:類神經網路是人工智慧的一種,可以用來學習及預測,常用於自動駕駛、人臉或語音辨識、股票自動交易及垃圾電子郵件的過濾等

註三:身體質量指數 = 體重 / 身高的平方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對社交焦慮症之精神健康素養


今年的亞洲精神醫學會(Pacific Rim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 2016 Congress)在高雄展覽館舉行,筆者很榮幸能在會中發表「運用社交焦慮症虛擬病人進行衛教之效果及滿意度」之報告。

社交焦慮症病人很少尋求幫助,也沒有研究調查虛擬病人是否可以增進社交焦慮症病人的精神健康素養(mental health literacy)。因此,儘管社交焦慮症是第三或第四常見的精神疾病,社會大眾仍然缺乏機會來認識社交焦慮症。

所謂精神健康素養是指對精神疾病的知識與信念,其有助於精神疾病之認知、處理及預防(Jorm 2000)。澳洲針對年輕人的研究發現很少人能正確標示出社交焦慮症的案例,半數以上的人認為他們只不過是比較「軟弱」而已,他們應該「立刻振作起來恢復原狀」(Reavley 2011) ,這表示一般民眾對於社交焦慮症的認識不足;另外,亞洲或華人社會常認為害羞內向的小孩代表聽話乖巧的特質,這更容易忽略了社交焦慮症的可能性。

所幸隨著科技的進步,網路已可以幫助我們用「虛擬病人」來幫助學習、認識精神疾病。所謂虛擬病人是指運用資訊科技模擬出的可以互動的精神疾病患者。因為是電腦程式做出的虛擬病人,因此不管醫學生或一般民眾都可以隨時上線學習,且可以反覆學習。

我們這個研究建立了一個社交焦慮症虛擬病人,讓民眾學習社交焦慮症之症狀、診斷及治療,總共有四百多位民眾完成學習和成效及滿意度評估。結果顯示有72%的參與者可以正確辨識社交焦慮症,精神健康素養及正確辨識社交焦慮症的能力在虛擬學習之後都顯著進歩,有社交焦慮症的個案比沒有社交焦慮症的個案顯著地進歩更多,整體滿意度上多數參與者認為虛擬病人學習系統是一個有意義的學習。

虛擬病人的民眾教育和醫學生教育一樣對增進社交焦慮症的認識是有幫助的,此創新的研究成果激勵我們繼續透過各種方式來增進民眾的精神健康素養;不管是社交焦慮症、憂鬱症或其它的精神疾病,國外的研究多顯示可以增進患者的求助行為。除了虛擬病人之外,有些個案前來求診時拿著筆者的著作「宅男宅女症候群:與社交焦慮症共處」說,他/她看完書本後覺得這本書簡直就是在描述自己嘛,因此才勇敢地踏入診間,尋求解決困擾多年的問題。

因此,筆者有空的時候還是會繼續在網誌上寫些文章,讓大家能對精神健康有更多的認識!

PS. 感謝心靈園地及台大精神科圑隊的協力合作得以完成此研究!

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社交焦慮症與精神健康資訊學

    地表最強颱風莫蘭蒂橫掃國境之南,今天很多家庭的中秋節恐怕泡湯了,台北幸運的沒有太大的風雨,趁著這個空閒寫點網誌,期待受到莫蘭蒂橫掃的地區跟家庭能儘快復原。


     
        這週一受邀回台大醫院演講,回到工作八年的地方彷彿回到家裡一樣的熟悉,跟大家分享的題目是「社交焦慮症與精神健康資訊學」。

        我們之前在心靈園地平台設計虛擬社交焦慮症病人讓民眾上網學習,分析資料發現,民眾的精神健康素養在虛擬病人學習之後顯著進歩,有社交焦慮症的個案比沒有社交焦慮症的個案顯著地進歩更多,判斷社交焦慮症的能力顯著增加,自我及他人標籤化程度皆顯著降低。社交焦慮症的人在這些方面的進歩多比一般人來地好,這表示社交焦慮個案的學習能力是不錯的,而會將社交焦慮症案例歸因為精神疾病的人比較有意願尋找專業人員評估。

        美國精神醫學會在新版(第五版)的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中把「社交畏懼」的診斷正名為「社交焦慮症」,原因之一就是這個名稱讓民眾更清楚知道社交焦慮症是一個疾病,需要而且可以治療,所以讓更多的民眾知道、認識這個常見的精神疾病是很重要的。

        臨床上,常看到病人來看診時滿腹委屈,因為被家人認為是不上進、懶惰、逃避的人很多,其實不只是社交焦慮症,像憂鬱症的個案有時也會遇到這種情形,因而被上司或家人誤解。對精神疾病了解的人比較能同理他們遭遇的困難,然而一般大眾就很難體會為什麼到餐廳吃個飯就緊張成那樣。

        打個比方,糖尿病的人吃顆糖果血糖會升高而不舒服,大部份的人都能理解這種情形;對社交焦慮症的人而言,其他人 - 特別是不熟悉的人,就相當於糖果,所以他們遇到不熟悉的人焦慮就升高(相當於糖尿病的血糖升高)。經過30幾年的醫學研究,不管是美國的精神醫學,或是以歐洲為主的國際疾病分類,都很明確地把社交焦慮症視為精神疾病,而且是第三或第四大的精神疾病。

       臨床經驗上,社交焦慮症的人其實大部份都蠻清楚自己需要幫忙,只是要去看醫生對他們而言就像血糖會飆高一樣可怕,所以蠻需要家人或熟悉的朋友相陪與鼓勵,如果您的家人或親友看起來好像宅男宅女,對於出門見人感到非常焦慮,那麼,您也可以充實一下這方面的知識來幫助他們一下,幫助親友們能夠走出家門,見到陽光。
 

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

烘焙醫生


經過學科考試及緊張刺激的術科考試,二週前考上了烘焙技術士丙級證照!有的朋友因此稱呼我為「烘焙醫生」,聽到這個稱謂覺得很有趣,雖然醫師跟烘焙師都一樣穿著白雪雪的制服,但不知道這個稱謂是指找出烘焙問題並設法處理的醫生(像精神科醫生是找出精神上的問題並設法處理改善的醫生),還是喜愛烘焙的醫生,我想朋友應該是指後者吧!

有的朋友問我為何要去考一張烘焙證照,要準備開麵包店了嗎?事實上,我還沒那個本事,也沒有時間在看診之餘還能去開麵包店,會想要去考證照主要是愛做麵包,想學一下台式麵包怎麼做,同時也證明自己的技術符合國家標準(會不會太愛考試了?)。

至於為什麼愛做麵包呢?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吧。

第一,做麵包對我而言是一種運動兼放鬆治療,我曾寫一篇文章「手做麵包放鬆法」描述做麵包時的心境與放鬆效果;也寫了一篇「因禍得福做烘焙」,簡述精障者在辛苦的復健過程中,最大的娛樂是揉麵團、做烘焙,可以減輕症狀及免除壓力。對我而這,它蠻療愈的。

第二,自己做麵包,吃得更安心。外面賣的東西包括麵包,令人不敢安心食用,學過做麵包後更清楚業界用的材料是什麼,自然更不會任意購買外面賣的麵包(如果業界看到這篇文章請不要生氣,我知道你們是有苦衷的),自己做麵包當然清楚所有的材料,要吃到自已肚子裡面的東西自然不會添加防腐劑、反式脂肪、澎鬆劑、或改良劑、或其它人工添加物,而且可以自行控制材料的品質及糖、油的用量(這是現代人最怕的東西,不是嗎?)。

第三,做麵包可以增進人際關係。親友聽到自己會做麵包,通常嘴巴會張地跟蘋菒一樣大,因為大家都吃過麵包,就有很多話題可聊,也可以順便送個麵包請對方吃;而且心有餘力,還可聯誼,教教大人小孩動手做麵包或餅乾,既可增進感情,又可吃到自已動手做的產品,會蠻有成就感的。

個人對做出健康的麵包有興趣,也許可以試看看能否做出對身心健康有幫助的麵包,這應該是一件有趣也很有意義的事。我們精神醫學界的蘇冠賓醫師(現任中國醫藥大學神經及認知科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對營養與精神疾病的關係研究了許久,他利用天然營養物質omega-3 脂肪酸,找到治療憂鬱症有效且安全的新療法,成為世界上利用相關療法在孕婦憂鬱症治療上的先驅。此外,他也研究魚油對心血管疾病、神經疾病、肝病合併憂鬱症及兒童過動症之治療,並探索脂肪酸對病因學之重要性。除了蘇醫師之外,國外也有很多的研究在探討魚油對認知、發炎反應、牙週病及癌症等疾病或問題的改善效果。

除了魚油外,也有不少天然食材對身心健康有幫助,看來在耐心做麵包的時候,還得動動腦了。

後記:

其實要說我愛做麵包真正的源頭是跟紐西蘭結的緣。我在紐西蘭期間,於好山好水好朋友的環境下,冒出了「何不來做看看麵包?」的念頭,那邊家家都有好大的烤箱,這是每個家庭的基本配備,如果不充份運用,不就太可惜了!那邊的三五好友,個個都是廚房高手,不做出一點像樣的柬西帶去potluck怎麼可以呢?就是在這樣的淵源下,逐漸變成了好山好水好烘焙了!

感謝紐西蘭,感謝紐西蘭的好友們,感謝台灣麵包班的江維芳老師跟同學們。

2016年8月9日 星期二

心理及口腔健康司演講e-Mental Health心得分享


昨天很榮幸受邀到衛生福利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演講e-Mental Health,諶立中司長過去長期參與心靈園地,很重視這個領域,因此即使經費有限,也想做些東西,這個精神很值得肯定。

演講中,我介紹了世界幾個主要國家的e-Mental Health發展狀況,這些國家之所以發展地好,多因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再加上健康保險的給付,因此才能研發出新的線上Mental Health服務,便捷、便民、又省錢。舉最近脫歐的英國來看,我們在這方面恐怕落後了他們15年。 

但是,台灣要發展e-Mental Health會受到諸多法律的限制,沒有法源基礎下,恐怕很少人會投注大量心血或資金去做,另外,e-Mental Health需建構在e-Health之下,也就是需要衛生福利部層級投入去做e-Healthe-Mental Health才可能發展地好,這又需要行政院的支持,甚至跨部會的合作才可行。

期待號稱資訊王國的台灣,不只有台積電能做出好的晶圓,也能夠發展出e-Healthe-Mental Health的軟實力。